开创对口扶贫的精准模式——专访天津食品集团党委书记 董事长张勇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0-01-03 13:49:20

采访手记

“你是喝海河水长大的天津人?”

“不,我是喝海河奶长大的天津人。”

这是网上流传的一个笑话,但足见海河奶在天津人心目中的位置。“海河”奶与“王朝”酒、“迎宾”肉、“利民”调料、“桂顺斋”糕点、“玉川居”酱菜、“起士林”西点、“利达”粮油、“山海关”豆制品等老字号品牌同属于天津食品集团旗下,在市场上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信誉度和美誉度。

最近备受关注的是天津食品集团利用产业优势和品牌优势,积极开展新疆和田对口帮扶工作。12月19日-23日,记者远赴新疆采访天津食品集团对口帮扶项目。12月18日,也就是出发前日,记者专程采访了天津市食品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勇。

 “民族团结一家亲”是天津食品集团对口援疆工作中开创的“希吾勒”模式扶贫手段之一,即领导干部带头与其结为民族团结“亲戚”,通过“亲戚”帮带,替当地贫困户垫付创业养殖资金,在育肥饲养过程中,既学技术又增收,由无到有,由少到多,实现脱贫致富。在新疆期间,记者采访了张勇书记的“亲戚”——阿布都力木,他家中有3个孩子,10岁的小儿子患有肾积水,家庭经济困难,无力承担孩子的医药费。今年10月在张书记的帮助下阿布都力木开始创业养羊,短短一个多月就赚了一万多元。见到记者,阿布都力木一边热情地邀请记者到家里坐坐,一边满面笑容地念叨着“现在有钱给孩子看病了。”

EB6A4434_副本_副本.jpg

(点击图片观看视频)

访谈录

记者:请您先简单为我们介绍一下天津食品集团?

张勇:天津食品集团是国有企业,它的前身是天津农垦集团、天津二商集团、天津粮油集团和天津利达集团。2015年这四个市属国有企业整合为天津食品集团。

天津食品集团主要的业务板块有几块:第一块是传统农业,包括种植、养殖,我们推出了振兴小站稻工程、百万斤放心蔬菜、百万斤放心水果以及百万头生猪项目、三个百万只蛋鸡项目、两个百万只肉羊项目、几万头奶牛项目等等;第二块是食品加工业,我们有一批食品加工工厂,把肉、蛋、菜、奶变成商品,包括王朝葡萄酒、迎宾放心肉、利达放心粮、利民调料、桂顺斋糕点等;第三块是商贸服务,

我们承担了一部分政府的储备任务,还有一部分是直接到达老百姓身边。实际上,天津食品集团就是围绕着保障城市供应而组建的,它的主要产业是从一产到二产到三产,围绕着食品和农业来延伸,是一个比较完整的从田间到餐桌的全产业链。

记者:作为龙头企业,天津食品集团在乡村振兴中起了哪些带头作用?

张勇:天津食品集团的产业布局,决定了它在乡村振兴战略中、在现代都市型农业发展中的地位。天津虽然是直辖市,但是我们仍然还有10个区是涉农区,我们还有很多的农村人口和大量的农业用地,城市发展离不开城市居民生活的保障,就是给老百姓提供放心食品。所以围绕着这样一个核心目标,这些年我们与中科院生物遗传研究所联合组建了小站稻研究院,布局了小站稻全产业链;布局了百万只蛋鸡项目,除了绿色鸡蛋还有富硒蛋、玉米黄等,深受市场欢迎,目前第2个百万蛋鸡项目已经开工建设,明年就能投产,同时在海南又投了第3个百万只蛋鸡项目;此外我们还有百万头生猪项目、百万只肉羊项目、百万斤蔬菜水果项目等。这些项目既保障城市菜篮子,也加快现代都市型农业发展。

记者:我们知道集团在新疆也做了一些产业扶贫项目,您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新疆扶贫取得了哪些具体成果?

张勇:我们在新疆投资建设了全产业链的百万只肉羊项目,为什么投这样一个项目?大家都知道,新疆的羊肉串,新疆的手抓肉,当地居民的饮食离不开羊肉。在新疆和田地区畜牧业是当地主要传统产业,但受到自然条件差、生态保护、退牧还草等诸多因素制约,羊产业出现了品种严重退化、产羔率低、生产性能低的问题,养羊严重亏损成为了大多农牧民弃养致贫的主要原因。

天津对口帮扶的和田地区,虽然是养殖区,但是一年肉羊的缺口在150万只以上。针对这个情况我们调研以后,我们就从澳洲引进了新的多胎肉羊的品种,和当地的湖羊来杂交,然后把原来的单胎肉羊变成多胎肉羊,进行一个品种的改良。这个意义在哪?原来的单胎肉羊是一年一胎、一胎一羔,改良后的多胎肉羊是两年三胎、每胎两羔,这样一来生产率就提高了,羊的出肉率也提升了10%-12%。为了推动这一产业,我们打造集育种、繁殖、育肥、屠宰、饲料于一体的肉羊全产业链。

脱贫成效要真正获得群众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和实践检验。在新疆我们开创了可复制的“希吾勒模式”,依托该模式创新“八大”扶贫手段,多措并举助力脱贫攻坚,真正做到“精准”扶贫,让贫困群众获得持续的发展机会,实现真扶贫,真脱贫。

记者:刚刚您提到了“希吾勒”模式,能具体介绍一下吗?

张勇:在于田县希吾勒乡,我们发挥当地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示范引领作用,带领贫困户积极参与扶贫产业项目,确保扶贫措施精准到户。

产业扶贫第一级,通过扶贫产业布局,以“代养”模式,通过固定收益+合作社分红的方式保证贫困户年基本收益促进贫困户增收脱贫,助推地方经济发展。

产业扶贫第二级,合作社进行一代多胎羊扩繁,以“总场+分场”的模式对调整乡畜牧业产业结构,加快肉羊优势产区建设,做大做强羊业产业,间接带动贫困户脱贫。

产业扶贫第三级,根据当地贫困户的条件,采取“代养+份养”的模式,因户施策的办法,对具有养羊基础、责任心强的党员、养植单元连片的贫困户,以基础母羊分段放养的办法,孕前期由公司代养,孕后期由贫困户份养,双方分段收益。变输血式扶贫为造血式帮扶,不断增强农村贫困群众的发展能力,带动贫困人口脱贫,持续发展走上致富路。

产业扶贫第四级,对特困贫困户采取育肥羔羊养殖帮扶,根据部分贫困户有劳动能力,产业发展缺资金、缺少各类技术、生活来源无保障,公司采取“育肥合同羊”模式,贫困户只需筹措30%费用,待育肥两个多月达到市场出售标准,公司再不低于市场价格回购,扣除前期的70%费用,实现“短、平、快”的方式实现脱贫致富的目的。

产业扶贫第五级,“饲草换饲料”扶贫模式,于田县希吾勒乡有20万亩湿地,芦苇草茂盛,是天然的肉羊饲草资源,以前当地农民没有很好地利用,通过示范和培训,农牧民开始认识,公司以饲草换饲料的方式,既解决贫困户的流动资金问题,又解决了缺乏饲草料的问题。

产业扶贫第六级,“结对帮扶”模式,针对极贫极困特殊群体,领导干部带头与其结为民族团结“亲戚”通过“亲戚”帮带,替他们垫付创业养殖资金,在育肥饲养过程中,既学技术又增收,由无到有,由少到多,实现增收脱贫。

产业扶贫第七级,“就业脱贫”模式,这个比较好理解,就是解决当地就业难问题。

产业扶贫第八级,“乡企联建,支部共建”扶贫模式,通过共建平台,促进企业与驻地乡党委开展交流、相互学习。

记者:推广这个方式的过程中有什么困难吗?又是如何解决的?

张勇:第一个难题就是语言不通,当地人讲维语,不懂汉语,而我们的技术人员只会汉语,不懂维语。第二就是习惯不同,当地人的养殖习惯是放养,不习惯规模化饲养模式,但是散养到冬天没有草了怎么办?

为了让当地老百姓接受咱们的技术,我们组织了“脱贫攻坚青年突击队”,选派优秀的年轻干部去做 群众工作,这些人原本是搞生产搞技术的,为让大家学会做群众工作,我们专门举办了青年马克思主义工程培训班、函授班,先提高我们自己的素质。然后这些人和当地共建党建,说服当地的村干部,党员带头按照我们的方式来养多胎肉羊。然后一个周期下来,大家确实看到收获,进而在当地推开。所以说,我们的扶贫干部既是扶贫项目的生产队,也是党的政策的宣传队和促进民族团结的工作队做扶贫攻坚的生产队。

记者:从集团角度来讲,下一步天津食品集团还有哪些规划和设想?

张勇:首先我们要把老百姓“放心菜篮子”这篇文章做好。如果说连饮食安全都保证不了,那势必要影响一个地区的发展。我们现在正在谋划整个“十四五”的发展,计划再上一批新项目,包括我们马上要投资建设一个新的海河工厂。同时在养殖业方面,我们也要加大力度 。

第二,要做天津东西部协作和精准扶贫的主力军。刚刚我们讲新疆和承德两个百万只肉羊,下一步我们要在甘肃、西藏部署新的项目,甘肃我们主要围绕食品加工业,西藏主要是围绕着现代农业。另外还要发挥我们商贸板块的优势,这些年在老百姓的支持下,把我们的商业渠道做起来了。所以我们要把消费扶贫做起来,把当地的名特优产品拉到天津来,丰富咱们的菜篮子,帮助当地发展。与此同时,也通过扶贫把咱们天津企业的这种声誉树立起来,再把咱们天津的放心食品市场推到当地,丰富当地的市场,也扩大咱们的市场份额。

第三,要做现代都市型农业的示范引领。咱们城镇化率现在60%左右。按照规划,到2035年要到75%。城市是经济的核心载体,所以保障城市发展现代都市型农业,是未来农业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第四,要做一带一路的践行者。按照一带一路的倡议,我们要走出去,把我们的新技术、新产品推出去,同时通过在当地的发展,从政治层面扩大我们国家的影响力。从经济层面,我们要把当地优质的农产品带回来,丰富我们的市场。

 

中国小康网天津1月3日电

撰稿 李欣  摄影/摄像 于晓彤

责任编辑:容与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小康》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17
www.chinaxiaok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