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山书店“花”落津门 104年过去 友情更深……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7-16 11:12:55

中国小康网天津7月16日电(陈庆璞)7月10日,一个普通的夏日,天津鲁能城地下一层,随着匾额上红色幕布的徐徐落下,内山书店——这家创立于1917年、和鲁迅先生有着深厚缘分的著名书店,正式宣告重回中国,落户天津。

内山书店,由日本友人内山完造创立于上海。这间小小的书店,成为当时马克思主义先进思想登陆中国的早期阵地之一,聚集了鲁迅、郭沫若、郁达夫等一众文化界知名人士,是中日文化交流的见证者和推动者。二战后,内山完造作为日本侨民于1947年被遣返回国,内山书店在中国也成为历史。

同样由内山家族创办的日本内山书店,一直在东京经营至今。2015年,天津导演赵奇在拍摄工作中了解到内山家期望内山书店重回中国的夙愿,此后他一直为此而奔走。在天津市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今年内山书店终于正式落户天津,开门纳客。

1.png

从杂货铺到知名书店

说起内山书店,在中国当代青年中可谓有着超高的知名度,在鲁迅作品里,在写鲁迅的作品里,内山书店都是一个熟悉的名字。语文课文《一面》,更是直接记述了一位电车售票员到内山书店买书,和鲁迅偶遇、受到亲切关怀的经历。

谈起内山书店的创立缘起和发展脉络,由纪录片导演转型成为职业经理人的天津内山书店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奇,向记者打开了话匣子。

1910年代,内山完造被派到中国上海,一开始他并并非经营书店,而是做日本一家眼药水生产企业的产品营销,“相当于早期的医药代表吧!”赵奇解释。

1916年,内山完造在日本和美喜子成婚,随后返回上海工作。妻子美喜子不懂中文,周围也没有朋友,经常陷入苦闷,内山完造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于是,1917年,他在店里开辟出一块小空间,从日本引进一批杂货、书籍、杂志,由美喜子打理,售卖给在沪日本侨民或中国留日归国青年。

这“杂货铺”一开不要紧,后来慢慢发展壮大,演变成了内山书店。越来越多的文化界人士和知识青年来到这里,购买书刊,结交朋友。实际上,鲁迅1927年从广州迁居上海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上海有内山书店这样一个思想和知识的“据点”。

1927年10月5日,鲁迅抵达上海,还没有完全安顿好,他就迫不及待来到书店,不巧的是,当时内山完造并不在店里。三天后,鲁迅再次来到书店,见到了内山完造,二人自此相识。

从第一次见面到鲁迅去世,双方保持了近十年的交往,建立了深厚的信任和友谊。据统计,鲁迅共有500多次到内山书店购书或会客。内山书店成为鲁迅和进步知识分子之间会面、交流的地方,被称为“鲁迅的会客厅”。而内山完造也利用书店地处日租界的便利,为鲁迅、郭沫若等众多进步人士提供了不少保护和帮助。

2.png

(郭沫若之女郭平英)

在天津内山书店开业现场,鲁迅、郭沫若、郁达夫、田汉等文化名人的后人悉数到场。鲁迅孙子周令飞表示,鲁迅和内山完造两家的交往到了亲密无间的地步,双方住处始终相距不超过500米,“谁家做了好吃的菜肴,都会端一碗到对方家里,祖父生前最后一张便条,就是写给内山完造的。”

一位天津80后的一闪念

内山完造作为喜爱中国的日本友人,对中国人民有着深厚的感情,“他认为中国青年有着一些很独特的素质,是日本的年轻人没有的,他在当时就认为中国是有希望的。”赵奇表示。

时光荏苒。1936年,鲁迅溘然长逝。1945年,二战结束,日本投降。1947年,内山完造作为日本侨民,被当时的国民政府遣返回国,内山书店也退出了历史舞台。

1959年,内山完造回到中国,不久病逝,按照他的遗愿,家人将他安葬在上海万国公墓。

在内山完造的指导下,1935年,内山完造的胞弟内山嘉吉在东京开办了内山书店,专门经营从中国内山书店邮寄到日本的中国书刊,帮助日本民众了解中国。东京的内山书店数次迁址,但一直存续下来,成为传播中国文化和声音的友好合作伙伴。

2013年,赵奇执导纪录片《内山书店》的拍摄,开始和内山家族的深入接触。这一看似寻常的工作安排,间接促成了内山书店重回中国、落户天津。

2015年,内山嘉吉的孙子内山深在上海万国公墓给内山完造扫墓,他泪流满面,并自言自语。赵奇在一旁听着,虽不懂日语,但知道内山深的话不同寻常,便询问道:“内山深先生,可不可以告诉我您讲的内容?”

内山深通过翻译告诉赵奇,说从祖父一辈人开始,就有一个夙愿,就是把内山书店重新开到中国,但是后辈们做了很多努力,内山书店创立快100年了,仍然没有实现这一愿望,因此觉得有些愧疚,自己是在向祖辈道歉。

那一刻,身为80后的赵奇受到了深深的触动。

他头脑中一闪念,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件事承担下来,并全力去实现。“热血青年嘛,感觉自己一下就冲动了。小时候我们常说,长大了要当科学家,要当警察……当时我就是突然有一种很青春少年的想法,我要办这件事,这就是我的人生目标。”赵奇说。

随后,在内山完造的墓前,赵奇也许下承诺,表示一定要把这件事办成,帮助“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圆梦。

大度与包容 天津赢得竞争

此后的时间,赵奇一直为内山书店的重开而努力。他清楚,目标是好的,但过程肯定会很艰难。自己一直在媒体工作,过着一种相对稳定的生活,没有经营实体商业和书店的经验,还有书店的启动资金,更是让人发愁的头等大事。

他和家人商量如何筹钱,有的读者知道了赵奇的计划,表示愿意出资,众筹参与内山书店落户天津。“我非常感动,感到了大家对内山书店的关心和对我本人的信任。我当时就有个信念,这个书店将来一定能成。”赵奇告诉津云新闻记者。

实际上,至赵奇介入时,在内山书店的落户城市方面,天津还面临着上海市虹口区和绍兴市的竞争。上海是内山书店的创办地,绍兴是鲁迅的故乡,和二者相比,天津似乎并不占优势。

天津市有关部门了解到赵奇努力促成内山书店重开的想法,向他伸出了橄榄枝,这成为加速内山书店落户天津的关键因素。

2019年,内山家族内山篱和内山深等成员应邀访问天津,天津方面表示将大力支持内山书店落户,保持店名不改,沿用郭沫若先生店名题字等,充分尊重历史。

天津市层面的支持,让内山家族感受到了天津的诚意和大度、包容,最终对方做出了落户天津的决定。“这也是大家觉得很神奇的地方,为什么天津会胜出。”赵奇笑着告诉记者。

天津市决定由天津出版传媒集团负责内山书店的重开和运营等各项事宜。2020年,内山家族授予该集团对“内山书店”商标在中国范围内的排他性独家使用权,当年8月,天津出版传媒集团成立子公司“天津内山书店有限公司”,赵奇任总经理。

保护百年品牌 中方团队充分自主

在书店出资、店址选择、品牌运营、风格呈现和内容定位方面,天津出版传媒集团牵头,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从经营的角度,赵奇也向内山家族展示了自己的方案和决心。他从媒体辞职,全身心投入到书店运作。

书店落户了,而赵奇等人在思索的,是怎么延续内山书店这样一个品牌,怎么继续做好中日文化交流的桥梁。他认为,内山书店是一个百年文化IP,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要结合传播规律,分析受众特点,时刻做到与时俱进,坚持自身的文化品位,做好历史传承,提升书店竞争力。

图书之外,内山书店还将开展多种经营,发展线上线下图书和非书的综合业态,继续开办类似鲁迅时代的“漫谈会”,引入高品质内容。“内山书店历史上就是多种经营,生活类物品,美食,文创……这方面内山完造是非常好的老前辈,开了个好头。”

中日之间有着悠久的交往历史,茶叶,瓷器,佛教,建筑,服装……各领域都有很多的交流。在促进中日文化交流方面,赵奇也有着自己的理解,“我们就要把交流的故事画面在书店展示出来,营造一种沉浸感,让读者感受到这不光是一家新书店,还有知识上的沉浸和内容上的收获。”

在复原老内山书店的橱窗里,一本由许广平编写的鲁迅书简吸引了周令飞的目光,他久久驻足后说道:“这是我祖母1937年编的。”赵奇告诉记者,这本珍贵的“一版一印”鲁迅书简,是内山家人上个月专门从日本邮寄过来的,供天津内山书店展示,传承历史文脉。

对于书店的后续经营,内山家族对赵奇和中国团队给予了充分的信任,“他们(内山家)就是希望我们把内山品牌保护好,此外,他们充分尊重中国团队的自主权和想法。”赵奇表示。

书香天津 各方点赞

“以书肆为津梁,期文化之交互”是世人对内山完造和内山书店功业的评价。天津内山书店,也将成为天津的一座“城市会客厅”,以知识滋养心灵,以交流深化友情。

近年来,天津积极致力于书香天津建设,大力提升全民阅读氛围,提升城市品位。此次内山书店重回中国,“花”落天津,即为书香天津建设的成果之一,各界人士对此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我万万没有想到,天津抢先了一步,这令我十分惊讶,也感到欣喜和激动……假如我的祖父今天健在,他也一定会欣喜若狂的。”周令飞在天津内山书店开业现场表示。

3.png

(鲁迅之孙周令飞)

远在日本的内山深通过视频传来了对天津内山书店的祝福,“我们也没想到,天津给了内山家如此大的支持……104年,时代变了,但友情更深了,我仿佛看到了内山完造当年高朋满座的样子。”

鲁迅研究专家、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张铁荣告诉记者,内山书店重新在中国运营起来,这既是一家天津的书店,又是一家走向世界的书店,可以让读者更多了解书店历史和中国现代史,也能促进市民多读书,对一个城市的品位提升很重要,“天津有眼光,我们点赞!”


作者:陈庆璞
责任编辑:王靖羽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小康》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17
www.chinaxiaok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