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老铁路背后的天津故事 风从东方来 丝路花正开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12-04 12:08:35

中老铁路背后的天津故事

风从东方来 丝路花正开(图)

──本报记者专访中国铁设中老铁路设计咨询监理团队

天津日报记者 万红

2021年5月4日,一航局承建的曼木树隧道全线贯通 中老铁路地形复杂,中交一航局承建的玉磨段第19标段,线路全长27.5公里,施工内容包括6座隧道工程、7座桥梁工程、326.1米路基工程以及2座车站,地处横断山脉腹地,素有“地质博物馆”之称。标段桥隧占比99%、隧道占比93%,是全线地质条件最差、施工难度最大的标段之一。

风从东方来,丝路花正开。昨天,连接昆明和万象、全线采用中国标准的中老铁路全线开通运营。作为“一带一路”、中老友谊标志性工程,中老铁路将为加快建成中老经济走廊、构建中老命运共同体提供有力支撑。坐落于天津的中国铁路设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铁设)也参与了这项具有历史意义的铁路建设,承担了部分标段设计咨询、施工监理等工作。昨天,记者采访了中国铁设部分参建员工,通过这些来自天津的建设者,了解中老铁路背后的故事。

“我们打通的不仅是友谊隧道,更是两国间的友谊之路”

中老铁路建设历时5年,上万名建设者参与修建,中国铁设子公司天津新亚太监理公司先后承担了老挝境内磨万铁路土建监理1标和铺轨标的监理任务,高峰时曾有100多名监理人员在老挝日夜奋战。

“监理涉及施工建设方方面面,比如,审查各类施工方案、监理施工全过程等等。”中国铁设中老铁路磨万段铺轨监理项目部经理罗志新说。

“友谊隧道之所以得名,就因为它‘一隧连两国’。”中国铁设中老铁路磨万段1标监理项目部总监郭庆喜介绍,这条全长9.59公里的隧道,岩体破碎,遇水后软化还具有极强腐蚀性,国内外罕见。“怎么办?我们就跟施工单位密切配合技术攻关,最终采用了短台阶施工工法攻克了难题。“老挝天气炎热,隧道现场平均温度超过45摄氏度,就像在一个巨大的蒸笼里施工,可没一个人退缩。隧道打通时,大家都欢呼雀跃,因为我们打通的不仅是友谊隧道,更是两国间的友谊之路。”

对于中国铁设中老铁路项目咨询总体和设计咨询部部长李彦斌来讲,最艰难的任务则是直面疫情保证项目建设正常开展。“部门25个专业近70名同事负责施工图、变更设计图纸和文件的审核。疫情防控最吃劲儿那会儿,土建工程也正紧锣密鼓,供图计划一刻也耽误不得。”李彦斌说,“最终,1个月完成了平时3个月的工作量,搞定了20余项审核任务,审核了300多册图纸,满足了现场施工需求。”从那时起,李彦斌和同事们建立起的远程办公流程沿用至今,成为疫情期间保障审核工作顺利开展的利器。

“为项目量身打造环保方案,让这里变身‘绿色之路’”

“施工完一段,绿化一段,容不得一丝折扣!”这是郭庆喜常挂在嘴边的话。他说:“我们特别重视环境和水土保持监理,为项目量身打造了环保方案,坚持施工进度与环境保护同步推进,最大限度减少对周围环境的影响,让这里变身‘绿色之路’。”

在建设中,有这样一个细节:为保护当地自然风景区及生态平衡,中国铁设监理人员根据当地环境,对工程取弃土绿化、生活污水、生产生活垃圾等都实行严格管理。

为更好实现中国铁路技术标准中的生态标准,施工中,中国铁设监理人员还指导施工单位结合老挝植被特点,采用当地较为成熟的苗木对路基两侧和隧道口边坡进行绿化,守山护水。

中国铁设中老铁路项目部经理刘海中告诉记者:“在全线唯一的跨境隧道──友谊隧道及周边,环境景观就是精心设计的。比如,隧道洞口边坡栽种的是三角梅、九里香等灌木;洞门设计借鉴当地少数民族风格,庄重大气,抽象的孔雀图案象征着幸福吉祥。相信列车进出隧道时,旅客一定能感受到两国人民祝愿中老友谊长存的美好愿景。”

“希望能为当地民众多做点实事,留下更多带不走的‘财富’”

谢璇真,中国铁设中老铁路项目部翻译,一位毕业于暨南大学的老挝籍华裔。“上大学时就听说中老铁路是一条合作共赢、繁荣发展之路。毕业后,能亲身参与到建设中,是件特荣耀的事。”谢璇真说。

要通过项目让沿线群众过上好日子,更要以项目为切入点授人以渔。“项目部非常关注属地化建设,希望能为当地民众多做点实事,留下更多带不走的‘财富’,比如打开就业之门,让他们的生活更幸福。”刘海中说,“我们积极聘用老挝当地员工,让不少老挝青年走出大山,学习先进技术和知识,还特别注重培养提升他们的职业技能,引导扶持他们自主创业和留学,也常为当地贫困、受灾地区捐款捐物或捐赠防疫物资。”

中老铁路是民生线,更是友谊线。参建中,中国铁设技术人员常会看到祝福中老友谊长存、感谢中国的标语或横幅,这是两国人民“心联通”的见证。“中老铁路通车,两国间物资流通、人员来往、文化交流都将更加便捷与密切,也让老挝同周边国家乃至世界互联互通,相信我随时随地跨国网购的愿望很快就能实现。”谢璇真这样畅想。




作者:万红
责任编辑:田苑
来源:天津日报
《小康》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17
www.chinaxiaok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