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新天地】“知道我们是怎样共同富裕的吗?话说……”——凌奥集团为民谋事纪实(二)

 《小康》 ● 中国小康网   2021-09-21 10:09:22

image.png 

(点击图片观看视频) 

中国小康网天津9月21日电 “光勋书记和您一样,也是咱这3238分之一!”当西青区凌庄子村党委副书记赵万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位捧着股权证的老人,脸上挂着的合不拢嘴的笑容,眼里噙着幸福的泪花……

“光勋书记”,说的是天津市西青区凌庄子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党委书记、凌奥集团董事长赵光勋。而这3238分之一,指的是作为西青区产权制度改革首批先行先试的试点村,凌庄子村通过三年时间,经清产核资财务审计和资产评估,最后确定集体净资产33.68亿元,全村3238名村民每人持有一份股值为103.68万元的“股权证”,享受发展红利,成了“百万富翁”,实现了全村的“共同富裕”。

困局:过去提起村子 “欲哭无泪”

image.png 

如今的凌庄子,添了很多大型健身场所。这片新落成的专业足球场有很多专业队伍在此训练。

今年83岁的老党员干部胡俊田,是土生土长的凌庄子人。回忆起凌庄子村过去的艰辛,感慨很深。“2003年以前,凌庄子村生活太难了,几千亩沼泽废地,务农根本没法生活下去,全村一盘散沙,干群关系跌到了冰点。”胡俊田说,“那时有的干部悄悄跟我说,在外面都不敢承认自己是党员。村民们进村委会办公室从来都是踢门而入,想起那段日子就想掉眼泪。”

如今,他与老伴住进了村里兴建的福利房凌福郡庭,生活简单却很舒心。在他的记忆深处,以前的凌庄子还有池塘、有旱田,狭窄的巷道,老而旧的平房,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忽然有一天我发现,家门口的一亩三分田,变成了‘大城市’,高档商场、摩天大楼越来越多,小轿车就在眼前来来往往。”胡俊田说。

胡俊田是1962年还乡的工人,可以说是凌庄子旧貌换新颜的亲历者和参与者。“我从光勋刚上任时就特别看好他,相信他能带着大伙过上好日子,因为光勋有着一颗真正的为大家服务的心。”提起赵光勋,胡俊田老人赞不绝口。“村子发展变化的每一步,我都看在眼里,光勋是好样儿的!”

近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天津城在不断“长大”。位于城乡接合部的凌庄子被划进了中心城区,在高楼大厦的合围中成为“城中村”。然而,长期以来的城乡发展桎梏,城市的公共服务设施无法“进村”,“城”依然是城,“村”也依然是村。

胡俊田和邻居们这样描述以前的生活:“城里现代化、村里脏乱差”,虽然与城市比邻而居,但村子人口密度大,市政基础设施匮乏,房屋老旧,环境脏乱,村民们在生产、生活方式等各方面仍然保留着浓厚的农民特征。然而,村子外的世界却高速发展变化着,2003年,凌庄子村已有80%的土地被征用,总占地面积突破1000亩。水滴、时代奥城、仁爱濠景等标志性建筑和高档社区分布在曾经的凌庄子村范围之内。

那时,凌庄子村仅剩下2万多平方米物业,年收入200万元,而村集体一年用于全村的各项支出却高达1000多万元。除此之外,集体还欠着一大笔外债。据很多村民回忆,当时他们的生活压力很大,生活标准是退休费、待业费每月各240元,其他收入渠道并不多,各类保险也不完善。

怎样走出发展的困境,让村里百姓像城里人一样享受到经济发展的成果?这是凌庄子村的一道待解难题,也是赵光勋上任后迎来的一次大考。

破题:集体经济实现“共同富裕”

image.png 

颁发股权证现场

土地被征用之后,有了一大笔补偿款,有些“城中村”,“灵机一动”把钱分了,村民自谋出路,这成了类似问题的一条破题“捷径”。面对1亿多元的征地补偿款,凌庄子这个被城市包围的小村也曾陷入了是分钱到户还是发展集体经济的纠结中。

“‘分钱走人’这个法子当时不是没有人提过,其实这法子是最‘省心’的,但凌庄子情况不比周边的村,人多补偿少,分钱能分多少?以后怎么办?人不能太目光短浅了。”赵光勋说,“没有集体经济做后盾,3000多村民要实现共同富裕、奔小康的目标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2006年,赵光勋带领两委班子成员在广泛征求村民意见、多方调研、多方求证的基础上,果断决定把征地补偿金用于发展集体经济。拓空间、留物业、留产业,发挥区位优势,利用政府扶持政策,在仅有的100亩土地上发展工业园,投资1.5亿元,在凌宾路延长线兴建12万平方米的工业园,以招租的形式发展都市工业。

然而,前有经济技术开发区,后有海泰工业园区,无论是规模档次,还是硬件设施,凌庄子这个村级工业园,显然竞争力很弱。“当时的市经委领导在授牌时给我们泼了冷水也指点了迷津,他说凌庄子的工业园虽然规模小,但是区位优势明显,不妨尝试‘创意产业园’这条路。”赵光勋说。

“当时说到‘创意产业’,不仅习惯了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村里人懵了,连一些多年从事经济工作的领导、企业老板也懵了。可是在南方很多城市,以低能耗、高附加值、高知性为主要特征的创意产业已经发展得如火如荼。于是光勋书记就带着我们,在相关专家和领导的推动下,对创意产业进行了全方位的调研论证。”凌庄子村党委副书记赵万霞说。

2007年9月,全市首家创意产业园——凌奥创意产业园正式注册成立。第十一届天津市政协委员、连续多年提出“关于天津发展创意产业建议”系列提案的专家康军说:依靠都市人才优势,凌庄子的农民选择创意产业作为经济支撑,这本身就是一个良好的创意。

作为天津市第一家依法注册的创意产业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凌奥创意产业园总建筑面积46万平方米,目前已吸引600家企业入驻,形成以医疗健康、广告传媒、科技研发等为主的创意产业聚集区,解决就业15000人以上,年产值达10亿元以上,已成为天津最具人气、活力的办公、休闲、商业、健康多功能产业园区。

“知道我们是怎样共同富裕的吗?话说我们凌庄子,全村3238人现在每人一手股权证,人人都成了‘百万富翁’,最难能可贵的是,作为带头人,光勋和我们普通群众一样,也是这3238人其中的一个,不多不少,不偏不倚。十几年,天天起早贪黑为大家忙里忙外,最后和大家得到的一样,你说他图嘛?”胡俊田说,“他图的就是带着全村人,一起奔小康!一起富裕!”

如今的凌庄子,已经不再是那个被“城市”包围看着外面的日新月异艳羡不已的“城中村”,而是越来越炙手可热的“明星村”。经过一系列改善民生的举措,凌庄子为村里的老人建设了住房-老年公寓项目、出台了包括春节慰问金、学生补贴、住房物业费、为80周岁以上老人贺寿送蛋糕及1000元生日祝福金等13项惠民政策。退休村民的福利待遇由2003年的每年2880元涨到现在的28000多元,增长将近10倍,并逐年提高福利待遇,让凌庄子村老百姓的生活年年再上新台阶。

最为人称道的就是村里的大病救助机制,超出医保报销范围之外的部分,从报销比例30%到100%报销且上不封顶,一共分为四档,又给凌庄子村民吃了一颗定心丸,解决了村民因病致贫的后顾之忧。凌庄子村党委副书记赵万霞说:“村里每年为村民解决医保之外的大病救助的费用都在200万元左右。”

曾有位四十岁左右的村民患了格林巴利综合征,在重症室每天的治疗需要1万多元,住了三个多月花了100万元左右。出院的时候,家属感动不已:“如果没有村里的大病救助机制,我们当时可能也跟其他这种病的患者一样放弃治疗了。”

今天是中秋佳节,是幸福团圆的日子。赵光勋一如往常地在奔波着,在园区的企业里,在村民的家中……他记得曾经许下的诺言:“共同富裕路上,一个也不能掉队。”

撰文/吉宝刚

摄影/吉宝刚 刘嘉睿(实习生)

联合报道/天津市农业农村委


作者:吉宝刚
责任编辑:康小君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小康》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17
www.chinaxiaokang.com